“赤水”能否成为第二个“仁怀”?

1
发表时间:2021-08-09 14:05

在日前遵义市投资促进局公布的《遵义2021年产业大招商第一批推介项目》,在总值近170亿元的招商项目中,规模超过50亿元的赤水白酒产业园建设项目令人侧目。

无独有偶,近日,微酒记者获悉,原仁怀市市长汪能科履新赤水市委书记,引发行业关注。

在任职酒都仁怀市长期间,汪能科曾多次为酱酒的发展奔走,如今随着其转战赤水,让不少人开始意识到赤水背后的酱酒潜力。

那么,作为新兴的酱酒产区,赤水的酱酒产业情况究竟怎样,未来又能否一鸣惊人呢?

01、被政府唤醒的赤水酱酒

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释,赤水是贵州省县级市,由遵义市代管,位于贵州省西北部,赤水河中下游,地处东经105°36′至106°14′,北纬28°15′至45′之间。赤水市东南与贵州习水县接壤,西北分别与四川省古蔺、叙永、合江三县交界,距遵义225公里,总面积1852平方公里。

从自然环境来说,赤水与茅台、习酒等赤水河下游企业共享赤水河水系,在气候及酿酒生态上,大同小异。此外,遵义地区的有机红高粱主产区也能够为赤水地区的酿酒产业提供充足的原料。

然而,在坐拥优质酿酒条件的情况下,赤水却多年来声名不显。

究其原因,与赤水过去的发展重心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有关。

赤水贵福酒业董事长周静告诉微酒记者:“赤水市是贵州最早一批建市的县级城市,工业起步较早,以赤天化为代表的大型企业给赤水打下了良好的工业基础。此外,赤水的自然资源也很丰富,当地的农民光种竹子都能有3万元的保底年收入,现在更是发展成了5A级旅游景区。在这样的安逸生活下,人们发展白酒业的愿望并不强烈。”

据微酒记者了解,赤水在遵义市2021年度产业招商中脱颖而出的主因是酱酒热之下的政府强力带动。

在《中共遵义市委关于制定遵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当中,特别提到了以茅台酒为引领,加快培育一批百亿产值、千亿市值的白酒企业,以及做强茅台镇核心产区,加速发展习酒产区、土城产区、董公寺产区、鸭溪产区、赤水产区。

自此,赤水纳入了遵义发展酒业的规划,一跃而与习水等产区并列。

近两年来,随着酱酒的快速升温,在仁怀酱酒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同属赤水河畔的赤水市也加快了白酒产区的打造。去年,赤水市出台了《关于加快绿色食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赤党发〔2020〕8号),明确指出白酒是绿色食品产业之一,是发展重点,具有发展基础。要狠抓酒水产业,加大白酒企业水、电、气、运等生产要素的保障,促进白酒企业的转型发展。

02、高速扩容的赤水产区

作为新崛起的酱酒产区,赤水在招商引资方面成果斐然。

《遵义2021年产业大招商第一批推介项目》显示,赤水的总招商额超过6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赤水白酒产业招商规划当中的一部分。

去年3月,赤水引进贵梁酒业总投资1.7亿元的酱香型白酒基地生产建设项目(一期),建成后将年产1万吨优质酱香基酒;

随后,总投资达2.9亿元,年产5000吨酱香型白酒的酱河酒业酒旅综合体项目开工;

去年4月,贵福酒业生态工业循环园项目被列入贵州省2020年“千企改造”工程高成长性企业名录;

今年2月,赤水政府与泸州金谷酒业签订5000吨酱香型白酒建设项目;

同月,原赤水市酒厂实施迁址技改扩能改造工程,投资3亿元,打造能够年产优质大曲酱香型白酒5000余吨的新厂区;

5月,赤水政府领导带队前往江西,向当地大型企业寻求合作;

6月,赤水成功签约6个白酒及配套产业项目,投资金额达35亿元,同时还研究通过了《祥康泰(海南)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赤水年产10000吨酱香型白酒酿造项目》、《“酱河”酒旅综合体项目补充协议之二》等规划;

7月,贵州中心酿酒集团董事长周杰明受邀参加赤水市白酒产业招商引资座谈……

在赤水市白酒发展的整体规划中,包含提高白酒产业规模、提升白酒产品质量、加快产品结构调整、强化市场体系建设、推进原料基地建设及产业配套建设等一系列举措。

赤水市的白酒产业正在高速的充能、扩容。

03、赤水产区,后起之秀

在酱酒高利润和政府主导的强力驱动下,赤水产区的建设一日千里,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赤水产区仍与其它赤水河沿岸产区有着较为明显的差距。而其中最大的短板,在于赤水产区缺乏强大的龙头企业。

从仁怀到习水,再到金沙,这些产区能够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产区内龙头企业的引领,但据企查查显示,在赤水市现有的37家本地酒类企业中,百万级以上注册资本的仅有7家。其中,成立于1999年的贵福酒业的注册资本为1亿元,其余企业绝大多数是在2010年后成立的,且规模较小。

与其它产区的龙头相比,贵福酒业目前的体量较小,而根据该企业的规划,其发展目标是5年内实现销售额过10亿元,十年内成长为50亿元酱酒品牌企业——在酱酒热的背景下,这样的发展目标固然稳健,但也无法推动产区快速发展。

但是,这并不代表赤水产区就没有未来。

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些“先天劣势”的存在也给赤水产区的发展留下了更多的空间,较易形成包括土地成本、人力资源等在内的“后发优势”。

对于赤水产区而言,大力发展白酒产业虽然需要较大的投资,但前景绝对广阔,而以产区为首的产业布局,也更能下出一盘好棋。

酱酒热在给予贵州优质酒企信心的同时,也加快了产区优化升级的步伐。于此背景下诞生的赤水产区,将为当地酒企和区域经济带来怎样的助力?值得期待。(原标题:仁怀市原市长履新职,“赤水”能否成为第二个“仁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