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觉得白酒那么难喝,还有人会喝上瘾?

1
发表时间:2021-06-28 14:28

您的直觉是正确的。

之所以您觉得白酒难喝,多半因为您喝酒的姿势不对,或是酒不对。

能喝不能喝,酒量怎么样是一回事;好喝不好喝,怎么去选酒品酒是另一回事。

很多相当能喝的也跟您一样,也说白酒难喝。

我各种酒都尝,没有哪种特别偏爱。就我个人的狭隘经验来看,白酒是用来抿着喝的。

半两八钱一闷,是谓牛饮,暴殄天物。若同桌如此相劝,不是因为大方,而是心存试探,瞧瞧两人的交情是否值得你以伤肝吐血为代价去证明。

除了伏特加这种纯为享受乙醇刺激的硬饮,其余高度酒的酒精另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作为更复杂风味的载体。小孩子心性单纯,容易满足于炸鸡可乐鲜甜爆炸的单纯口感;成人味觉的需求贪婪得多,咸鲜甜香、辣苦臭涩,只要诸味搭配出格调,不论是和谐还是矛盾,都有人为之买单。纯粮高白的风味本身就值得一品,其霸道的口感又几乎能统调一切菜品,好酒之徒不是一个酒精成瘾就能完全解释得了的。

白酒须菜后饮。一饮之量,能在舌面挂浆即可。用口温令酒精和酯类自然挥发,细辨其味。多了并不能获得更好的口感(除了酒精成瘾者),酒精本身刺激和麻醉作用过强,量大了基本上就把酒香掩盖了。一餐二两已经稍显过量,多练练舌头,三五钱就能尽兴。

饮酒于我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数九冬雪,与妻儿围坐火锅前,锅中热气熏眼,窗外风声倏呜,鲜切羊肉大白菜,麻酱腐乳野韭花。鲜热的羊肉片和甜脆的大白菜下肚之后,紧跟着抿一口,一缕热线窜胃,满口窖香蒸腾。

许三观说,“那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虽然他喝的是黄酒,心情与我相差仿佛有限。

相比于软饮或低度酒中水溶性的果香而言,纯粮窖香成分是各种复杂的酯类,多需要50°以上的白酒才能稳定融入。度数不够,酒精的刺激性味道就会占据上风,喝起来会很呛。当然也不是所有50°以上的酒都有充足香气,酒精又不值钱,你硬往水里兑当然也不香。

酒要少吃事要多知。喝多了不光失态,对酒本身也是糟践。再香的高白,混着半消化不拉的菜叶子猪头肉花生碎和盐酸,从胃里返流到嘴里,还能好喝到哪去,那不明摆着花钱找罪受么。

最后,所谓万事有例外。无论如何也不喜欢喝酒的人当然是存在的;即便同为好酒之人,无论如何也不喜欢白酒的人当然也是存在的,而且不在少数。白酒说到底还是发酵物的蒸馏液,就像风鸡腊肉臭豆腐一样,吃的就是那个獦獠味(在有的老外嘴里就是抹布味)。漫说有人不喜欢白酒了,白酒党内自己都是香型派系泾渭分明。能喝白酒不算本事,讨厌白酒也不是错,大家相互理解一下。只要喝白酒的不到您家去耍酒疯,您就当他在吃酒药治酒瘾好了。

本文毫无劝人饮酒之意,真正的目的是为那些已经有酒瘾或在酒场中身不由己的人提供另外一种喝酒方式以供选择。少喝确实更好喝,对身体的伤害也小得多,而且一瓶酒喝仨月,茅五剑也喝得起了。

不会喝酒的同学也用不着感到遗憾,酒精是世卫钦定的一类致癌物,这个是不分高度低度的,有酒精就致癌,各种各样的瘤子可能会从你的各个器官里冒出来,区别只在概率而已。例如肝病晚期就很可怕,满嘴尿臭,一身屎黄,腹涨如鼓,气喘若豕,死得相当痛苦。这是酒鬼们自找的,所以不喝酒的不用觉得不平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