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好喝吗?

1
发表时间:2021-06-28 14:27

没有特别的迷恋,不会上瘾,但家里总会备一些。

风月良宵,看一部喜欢的电影,细腻温柔的片子,宜饮红酒,爽利刺激的片子,就就着一瓶啤酒。
晚间读书,读到妙处,自然想浮一大白,到感怀处,好化作热泪。
风雪的冬夜,什么都不做,但是想喝一杯,嗯,最好是甜甜的米酒,用陶制的斗笠碗,一小碗下去,眼睛眯起来,看什么都觉得格外温情了。

吃烧烤的时候宜喝酒。洁白的羊脂在火上逐渐逼出清亮的油脂,滴在烧红的炭上“滋啦”一声蹿起老高的火苗,又忽地缩回到炉中,羊肉微膻而带着鲜甜,孜然和辣椒面有侵略性的香气,扎啤冰冷地从喉管一直到胃————对座的姑娘酒量不济偏爱学人借酒消愁,几杯下肚两颊泛起微红,骂了几句娘后又冲我没由来地笑。
老友相聚宜喝酒,什么酒都是好的,嘻嘻哈哈互相劝酒,不过玩笑而已,喝多喝少都没关系,彼此尽兴就好。再不说生分的话,所有的话都被酒暖过了,说出来心里都是畅快。喝完三五成群在街上走一圈,漏夜的街道寂寥,那彼此踉跄着又搀扶着的,是年少珍贵的情谊。

有想说的话,不知从何说起,那就喝上一杯,酒深情亦深,那人知不知道,都不紧要。
有想见的人,不敢打扰,那就喝上一杯,把往事种种风干下酒,相逢自是有前缘,这缘分便是浅的,兑了酒来喝,亦是暖心。

酒不能消愁——不是愁更愁,便是化作相思泪;酒可以抒怀,江山清风,山间明月,都是佐酒的佳物。

所以呀,与其说喜欢喝酒,不如说是喜欢那么点儿酒意罢了。半醉半醒之间,再忍笑眼千千,留人间多少爱,迎浮生千重变。